恩格斯的“现实主义伟大胜利”理论

时间:2021-10-14 来源:网友投稿

在文艺学和美学方面,恩格斯1888年致玛·哈克奈斯的信是一份非常重要的文献,这封信通过对巴尔扎克创作的分析,揭示了一个复杂的文学现象:作为创作方法的现实主义可以不顾作者的见解(世界观)而表露出来,故称为“现实主义的最伟大胜利”。

在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美学框架中,艺术家的思想观念即世界观是受到高度重视的,一般认为,只有在正确的世界观的指导下,艺术家才可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而恩格斯所论之“现实主义的最伟大胜利”,似乎淡化了世界观的决定性意义。如此,怎么去理解恩格斯的论断,实际上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旨在创新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卢卡契对恩格斯的论断高度认同。他在1930年代就指出:“事实上存在着这等情况,即一种在政治上和社会上都很反动的世界观并不能阻碍伟大的现实主义巨著的产生,同时也有这等情况,即一个资产阶级作家恰恰由于他政治上的进步性而接受了某种程式,从而阻碍了他现实主义地塑造人物。”

今天学习与研读恩格斯的这一论断,如果依然纠结于世界观与创作方法之间的孰优孰劣,显然容易陷入困境,我们不可能否认正确的世界观对优秀作品的创作之重要意义,也不可能否认恩格斯关于“现实主义伟大胜利”的论断,不可能否认巴尔扎克现象的复杂性。

恩格斯的论断实际上涉及到审美意义的构建性特征,即是说,艺术作品的审美意义并不随创作的完成而完成,它处于一个未完成而且呈开放性的过程中。构建有两大制约要素,首先当然是艺术家的审美意图,另一要素则是接受者感悟到的审美意义。

的确,巴尔扎克的审美意图是:作为政治上的正统派,他对注定要灭亡的贵族阶级寄予了全部的同情,其作品可以看作对上流社会无可阻挡的崩溃的一曲无尽的挽歌。然而,恩格斯并不看重巴尔扎克的意图,他在作品中看出的是,巴尔扎克对他所深切同情的那些贵族男女,进行了空前尖刻、空前辛辣的嘲笑和讽刺。而对他政治上的死对头——圣玛丽修道院的共和党英雄们(如米希尔·克雷斯蒂安、尼雪龙老爹、于洛元帅等人物),毫不掩饰地赞赏,“他在当时唯一能找到未来的真正的人的地方看到了这样的人”。巴尔扎克将这些人物称为“能够改变世界面貌的伟大的政治家”。

其实,这里存在的一个误区在于,恩格斯所概括出来的审美意义,本质上是恩格斯所构建出来的意义,既非巴尔扎克本人创作意图中的意义,也不是当时一般人所悟出之意义。

法国人腓力克思·达文对巴尔扎克的作品推崇备至,他看到的审美意义何在呢?达文在《巴尔扎克〈十九世纪风俗研究〉序言》中说,巴尔扎克作品的“统一性就是世界本身,人只是其中的一个细节;因为他提出要从人的生活的各种场合来描写他;从各个角度来刻画他;在各种连贯的或不连贯的情况中抓住他,既不是完全善良的,也不是完全邪恶的,由于利益关系而与法律斗争,由于感情关系而同习俗作战,他是否合乎逻辑或伟大,全凭偶然。作者也提出要揭示那不断瓦解、不断重新组合的社会,这个社会是威胁人的,因为它本身就受到威胁;总之,把社会的成分一一重建,以获得社会的整体。”“人是细节,因为他是手段。在19世纪,地位的不同没有标志,法兰西贵族和法律代办人、艺术家与资产者、学生与军人表面上都有同样的外貌;在这里,没有什么东西是分得一清二楚,滑稽与悲剧的原因完全失落,个性消失,典型自行磨灭,人是一架机器,青年时期由感情驾驶,成熟时期由利益和欲望操纵。巴尔扎克的眼光只须不介意地一瞥就能在律师的办公室里、省城的深处或巴黎一间内室的围帐后面找到全世界所要求的戏剧,它好像冬天的蛇一样藏在最拐弯抹角的阴暗地方”。显然,达文看到的审美意义只是巴尔扎克对人性复杂性的洞察与出色描绘,完全没有恩格斯那种对时代与社会变迁的深刻理解。

其实达文也是与恩格斯同时代的人,但是,他的历史观还远远够不上恩格斯的高度,他也没有恩格斯的眼界,所以他能够感悟到的审美意义只局限在艺术文本的叙述本身,而恩格斯却跨越到了伟大时代的量变积累与质变爆发。

恩格斯的审美意义构建告诉后人,精神领域,至少在文艺领域,作品投入社会之后,作者已经不能再主宰作品的意义发生,接受者的构建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思想深刻的构建者,既要超越作者,也要超越其他的接受者,在这个意义上,世界观的重要性便凸现出来。

(摘编自《恩格斯的“现实主义伟大胜利”理论》)

1.下列对原文内容的理解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D )

A.恩格斯通过分析巴尔扎克的创作而揭示的文学现象,在文艺学和美学方面都极具价值。

B.恩格斯提出“现实主义的最伟大胜利”,但并没否认传统美学框架中世界观的决定性意义。

C.关于作家的世界观与现实主义创作方法之间的复杂关系,恩格斯与卢卡契有相似看法。

D.第三段“巴尔扎克现象的复杂性”,指他的作品表达了人性的复杂性、人与社会之复杂关系。

“巴尔扎克现象的复杂性”含义表述不全面,结合原文“这封信通过对巴尔扎克创作的分析,揭示了一个复杂的文学现象:作为创作方法的现实主义可以不顾作者的见解(世界观)而表露出来”,可见“巴尔扎克现象的复杂性”不仅仅指他作品的复杂性,也包括他的世界观与创作方法的冲突等。

2.根据原文内容,下列说法正确的一项是( D)

A.恩格斯的论断革新了传统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美学观,因而获得卢卡契的高度认同。

B.纠结作者世界观与创作方法孰优孰劣,是源于他们虽然构建了审美意义却无法感知。

C.恩格斯将巴尔扎克的审美意图与自己的审美感悟进行比较、综合,提出了新的论断。

D.对巴尔扎克的作品,达文局限于文本的叙述,没能看到文本对认识文明发展的意义。

本题考查学生对多个信息进行比较、辨析的能力。

A.“革新了”“因而”错,结合“在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美学框架中,艺术家的思想观念即世界观是受到高度重视的,一般认为……而恩格斯所论之‘现实主义的最伟大胜利’,似乎淡化了世界观的决定性意义”,恩格斯不是要革新观点,只是发现了现象;结合“旨在创新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卢卡契对恩格斯的论断高度认同”可知卢卡契为什么赞同原文并未说明,“因而”属强加因果。

B.“虽然构建了审美意义却无法感知”错,结合原文“如果依然纠结于世界观与创作方法之间的孰优孰劣,显然容易陷入困境……恩格斯的论断实际上涉及到审美意义的构建性特征……构建有两大制约要素,首先当然是艺术家的审美意图,另一要素则是接受者感悟到的审美意义”,可见纠结的原因是没看到审美构建的角度问题。

C.“比较、综合”说法不妥,结合原文“然而,恩格斯并不看重巴尔扎克的意图,他在作品中看出的是……”,恩格斯并未重视作者的审美意图。

3.作者主要从什么角度对恩格斯的观点进行评价的?下列概括最准确的一项是( B )

A.艺术家审美意图的决定性作用

B.接受者对艺术审美意义的构建

C.艺术作品审美意义具有开放性

D.文艺学与美学需要有不断创新

本题考查学生分析概括作者在文中的观点态度的能力。

能够表明作者观点的句子是结尾处,“恩格斯的审美意义构建告诉后人……作品投入社会之后,作者已经不能再主宰作品的意义发生,接受者的构建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思想深刻的构建者,既要超越作者,也要超越其他的接受者,在这个意义上,世界观的重要性便凸现出来”。可见作者主要从接受者对艺术审美意义的构建的角度对恩格斯的观点进行评价。

4.请简要梳理材料的行文脉络

整体按层进式结构行文:

①首先由恩格斯的论断引出作家的世界观与创作方法之间冲突的问题。

②接着通过对巴尔扎克的审美意图与恩格斯、达文看到审美意义的比较,指明恩格斯的论断是他自己构建出来的。

③最后高度评价了恩格斯的艺术审美构建,指出接受者的艺术构建有巨大意义。

5.考试研究所解读《红楼梦》时曾说,“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而自己却看到了宝玉对“死亡”和“爱”的深刻理解。这说明了什么道理?请根据文章,谈谈你的看法。

①艺术家创作的完成不等于审美意义的完成,接受者的审美构建非常重要;

②接受者对审美意义的建构具有开放性、多元性;

③接受者的世界观对艺术审美意义的构建有重要影响。

相关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