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鸟忏悔

2020-11-20

艾吉

鸟太多,伤害鸟,似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看,我们用竹篾编一种支鸟的竹器,只消在苞谷地,随便挖翻一小片新鲜的土,支好竹器,竹器上压块石头,拿土里的蚯蚓作诱饵,鸟保准上钩。蚯蚓在竹器里面活跳跳地招惹,鸟一时被美餐弄昏了头,忘了这是陷阱,扑向诱饵。使劲一拉诱饵,就被竹器盖住。我们就在外边烧了吃,吃不完的拿回家里。客人来时,饭桌上常常有一碗野味。

大人有些炫耀似的介绍,是儿子支回来的。我们也会得到客人的几句“勤快”“有本事”之类脸上添光的话。

捉鸟窝,也是一项灭鸟的内容。比如聋子雀,繁殖得非常快,遍地都是它们的身影。据说,耳朵是聋的。春夏时节筑新窝,产卵。奇怪的是,它们总爱把窝筑在路边的草窠中。人路过时只要脚步不重,它们不会受惊;万一被惊动了,它们“扑棱”飞出来,窝便暴露了。看好了它们的窝,在孵卵时,不管白天夜晚,只要蹑手蹑脚地靠近,飞快按住窝,沉浸在将要当妈妈的幸福中的聋子雀,束手无策,乖乖做俘虏。妻子被捉去,丈夫伤心得几天都处在毁掉家园的悲痛中,撕心裂肺地呼叫。

乌鸦做窝,都是在人爬不上去的大树顶。有一次,一位去放牛的伙伴,瞄好有棵大树上有一窝乌鸦,他试过了,爬得上去。我们五六个人在一个下午,去劫持乌鸦窝。看见一群贼前来侵犯,两只大乌鸦拼死守住家门,不让伤害没有几天就可以展翅飞翔的孩子。我们提着刀,任它们怎么乱喊乱叫,采用一百般武艺攻击,乌鸦终究不是我们这群小“坏蛋”的对手。娃娃在我们手里哭,父母跟了我们一路,“呱啊——呱啊——”,可是,我们不是什么菩萨心肠的小祖宗,而是一群该喂豺狼的“坏蛋”。我们不但不难过,还得意扬扬,像打胜仗的军队凯旋而归。

整个村子,家家户户都是茅草屋顶。那时,麻雀多得可以遮住天空。麻雀像鸡,跟人们朝夕相处,形影不离。屋顶的茅草堆,到处是麻雀热乎乎的窝。大人劝告我们,打麻雀耳朵会聋,眼睛会瞎,嘴里会生蛆。但我们只图好玩,趁大人出去干活儿,上屋顶掏窝。一只只刚会飞的小麻雀,用线牵住,在街上放飞,看谁的飞得高。还故意在麻雀父母眼前捉弄它们的子女,那“啾、啾、啾”焦急的哭喊声,多好听。全中国打麻雀的年代,我还没有出生。那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消灭麻雀的运动。麻雀当然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也不可能上街头游行,抗议人不讲“人道”,它们只能莫名其妙地在劫难逃。打不着麻雀,就赶着它们不让停歇,在空中飞,实在飞不动了,掉在地上死去。人定胜天。天都可以胜,何况小小的麻雀呢?但最后的胜利者,究竟是人还是天?

村里许多人家有火药枪,都是打猎用的。从我记事起,大的野兽很少了,鸟却是要打多少有多少。我亲眼见过,有人从村里几十米高的万年青树上,打下一对儿正在赏月的猫头鹰。幽静的山村,猫头鹰一夜到亮,“咕、咕”地说梦话,往日是怎样的安详啊!此后,村里的夜晚,凄凉了好长时间,人们的心里仿佛起了青苔。有老人叹气,打不得!打不得!连猫头鹰都打,还是不是人?

谁能想到,会有这样一天到来。

农村一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那股可怕的不知从哪儿冒出的毁灭森林的野蛮,一夜之间横行霸道。一片片森林,你砍我砍,砍了不说,连根都不放过。绿波荡漾的山山岭岭,转眼间像剥了一层皮。

继而,喜鹊不见了。当年,村里的那棵异常高大的万年青树,可是有几窝喜鹊。“枝头喜鹊喳喳叫”的情景,像温暖的阳光,镀亮了人们的心田。野外的许多大树上,更是喜鹊栖居的天堂。在我忧伤的文字里,细心的人们会隐隐约约地听到喜鹊的叫声,像早已不在世的祖先,在梦里亲昵地问寒问暖。总有一天,我会去见祖先,但喜鹊还会在那块衣胞之地,带给人们美好的心情吗?

继而,乌鸦不见了。传说乌鸦是穷人的骨头变的。我们这些穷人,却把它们当作不吉利的鸟。乌鸦飞过村子上空,听见它们悲伤的“呱呱”啼叫,认为就要带来灾难。其实,它们何时给人们造成祸害。灾难都是人自己制造的。那么黑,黑得油亮,比黑夜还黑,像我的民族的土布衣服一样黝黑的一种鸟,背井离乡,流亡到了哪里?

继而,跟人们厮守了千百年的麻雀不见了。它们为什么竟会舍得抛弃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难道它们对父老乡亲已绝望,对一块融入体温、呼吸、灵魂的土地已厌倦?

是的,我在许多城市见到了麻雀,而在乡村反倒没有麻雀的影子,这种喧哗、浮躁的时代里的奇怪现象,让我感到睁不开眼、透不过气的迷惘。白天,当我独自待在城市的家里,读书、写作、听音乐,或者无所事事地遐想,时常见到一两只麻雀飞到窗台,东张西望地停留一阵,叫几声,然后飞走。说不清它们来自哪个乡村,想对我说什么。我只希望它们常来。

城里四处可见提鸟笼的闲人,招摇过市;公园里有些角落,集中着一批批遛鸟的人。画眉能唱,笼子里这类闭不住嘴的家伙自然居多,此外,各种各样见过没见过的鸟也不少。鸟斗不过人,鸟便渐渐染上了社会性、人性。只有人记得它们曾经是鸟,但鸟忘记了自己曾经是鸟,属于大自然。我没有研究过放出笼子的画眉,是否会如释重负地感到脱离了苦海,在无遮无拦的天空张开呼啦啦的翅膀,为自由高喊“万岁”。但我确实见过有些鸟,放出笼子后不知所措,翅膀不会飞了,见到天空也羞羞答答。社会与自然,就这样在不知不觉间悄悄失衡了。人离大自然越来越远,鸟却跟社会越来越近。我走在大街上,听见鸟叫,但没有了鸟叫的感觉,只是感觉到,被噪声污染的城市,又增加了新的噪声。

16.文中加点字的注音不正确的一项是(2分)D

A.炫(xuàn)耀

B.草窠(kē)

C.栖(qī)居

D.黝(yōu)黑

17.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C

A.似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理所当然”一词为下文伤害鸟的种种行为做了铺垫;“似乎”一词,为后文叹惋“鸟的逐渐消失”做了情感铺垫。

B.莫名其妙地在劫难逃:说明鸟类没有任何原因地就招来了这场无妄之灾,遭到了人类的虐杀。两个词语连用,流露了作者对这场运动的否定。

C.是否会如释重负地感到脱离了苦海:“如释重负”一词写鸟儿脱离鸟笼的束缚后,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快乐,作者为它们回归大自然感到欣喜。

D.放出笼子后不知所措:被豢养的鸟逐渐失去了鸟儿向往自由的本性,当它们被放出后,面对本应熟识的自然家园,反而因不习惯而惶恐不安。

18.下列对文章的理解与赏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D

A.乡村中的人们捕捉鸟、伤害鸟、虐杀鸟的方式五花八门——捉鸟窝、掏鸟窝、支捕鸟器、用猎枪打……有些人以此为乐,但老人们却有不同的认识。

B.文中连续三段“继而”的客观陈述,向人们展示了触目惊心的乡村现状:鸟类正在离我们远去。这三段结尾又以不同的追问,促使人们进行反思。

C.文章运用了拟人、反问、比喻以及对比等多种手法,形象地描述了人们的伤鸟行为,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对人类伤害鸟类这一行为的否定与批判。

D.“只是感觉到,被噪声污染的城市,又增加了新的噪声”中“噪声”一词隐含作者对飞到城市的鸟类的鸣叫声的厌烦,说明作者不喜欢城里有鸟鸣声。

19.文章题目是“向鸟忏悔”,人们应该向鸟忏悔什么?请结合全文内容简要概括。(6分)

向鸟忏悔:在农村,为了口腹之欲或嬉戏之乐,人们肆无忌惮地捕杀和虐杀各种鸟类,让鸟失去了生命。砍伐树林,使鸟失去了栖居的家园。在城市,人们囚禁鸟,剥夺了鸟的自由。

20.请对文中第3段画线句进行赏析。(4分)

运用拟人的修辞方法,通过写喜鹊妈妈的“束手无策”和喜鹊爸爸“撕心裂肺的呼叫”,生动形象地写出聋子雀失去亲人和家园的悲痛,让读者感同身受,从而反观和思考人类这种伤害鸟类、毁灭自然的行为的恶劣。

相关答案

  • 活动乐园。以“我最喜欢的鸟”为题,向大家介绍自己所了解的鸟的
    2018年02月23日 - 活动乐园。以“我最喜欢的鸟”为题,向大家介绍自己所了解的鸟的外形、活动特点、生活习性,以及怎样保护鸟类的常识,看看谁说得好!然后把你喜欢的鸟画一画。“略”
  • 古诗词名著填空。1、鸟向檐上飞,______________
    2017年09月18日 - 古诗词名著填空。1、鸟向檐上飞,________________。2、________________,明月来相照。3、《滁州西涧》中以飞转流动之势,衬托闲谈宁静之景的诗句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4、《论诗》中表现作者创作贵在创新的诗句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5、将军百战死,________________。6
  • 我会组词。向( ) 果( ) 角( ) 鸟( )白( ) 里
    2019年11月03日 - 我会组词。向( ) 果( ) 角( ) 鸟( )白( ) 里( ) 鱼( ) 马( )干( ) 办( ) 外( ) 找( )千( ) 为( ) 处( ) 我( )方向 白云 水果 里头 一角 小鱼 鸟儿 小马干活 千万 办法 为了 外面 处处 找到 我们(答案不唯一)
  • 《老师的忏悔》阅读附答案
    2018年10月22日 - 《老师的忏悔》阅读附答案阅读文段,回答问题。老师的忏悔比尔.克利亚是美国犹他州的一位中学老师,他对自己的教育教学工作总是一丝不苟,在学生和同事中间口碑极佳。有一次,他给学生布置了一项作业,要求学生就自己的理想写一篇作文。一个叫蒙迪.罗伯特的孩子兴高采烈地写开了,用了大半夜的时间,写了满满七大张纸,描述了自己的梦想。他梦想将来有一天拥有一个牧马场,他描述得非常详尽,并画下了一幅占地200英亩的牧马场
  • 向鸟忏悔
    2020年11月20日 - 艾吉鸟太多,伤害鸟,似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看,我们用竹篾编一种支鸟的竹器,只消在苞谷地,随便挖翻一小片新鲜的土,支好竹器,竹器上压块石头,拿土里的蚯蚓作诱饵,鸟保准上钩。蚯蚓在竹器里面活跳跳地招惹,鸟一时被美餐弄昏了头,忘了这是陷阱,扑向诱饵。使劲一拉诱饵,就被竹器盖住。我们就在外边烧了吃,吃不完的拿回家里。客人来时,饭桌上常常有一碗野味。大人有些炫耀似的介绍,是儿子支回来的。我们也会得到客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