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张书桌

2020-06-09

韩少功

一觉醒来才发现两脚泥,只是靠一夜体温的炙烤,加上盛夏天气的烘焙,泥浆已干成了泥壳,在床单上纷纷剥落泥渣。

知青时代就是这样子。无边无际的累,填满了烈日下或风雪里的日子。有一天,救星终于出现,是公社杨秘书发现黑板报上我的粉笔字不错,抽调我去公社抄材料。当地人把这种轻松差事叫做“吃楼火”,词义来路不明。大概“楼”是指大宅子,能待在大宅子里烤“火”的家伙,当然是有富贵之命,至少也是时来运转,值得大家羡慕嫉妒恨。

在没有复印机的时代,抄材料就是手工复写。杨秘书让我复写各种公文,还有他最为头痛的新闻报道——退稿率太高了,搞得他很没面子。经过深入反思,他认定投稿失败的原因就在于邮路遥远,自己每次动手都太迟,于是决意加大写稿的时间提前量。比如还未开镰,他就抢先报道贫下中农喜送公粮;还未下雨,他就早早预测广大群众奋勇抗洪;离国庆节还有十几天,他就精确想象人们在节日里如何“深有体会地说……”“豪情满怀地说……”“一把抓住解放军首长的双手眼含热泪地说……”这类稿子抄得我目瞪口呆。这个胖子何等神通,把人家十几天后的泪水都流出来了。

时空穿越也无济于事,还被报社或电台回信怒斥为“胡闹”和“弄虚作假”。他这才苦着一张脸说:“怎么办?怎么办?你还有什么办法?”

在他谦恭的促请之下,我不忍袖手和暗笑,便复写兼顾修改,无非是去掉他的一些语法硬伤,删掉一些八股套话,再加点新鲜事例什么的,终于使他的退稿率后来有所降低。他乐癫癫地为我倒茶水和切西瓜。他最爱唱的“长江滚滚向东方……”从此也时常飘扬在公社机关的房前屋后。

县里大概也注意到这个公社在媒体上的能见度提升,于是常有电话打来,抽调我到县里写材料。这种“楼火”就吃得更爽了。几乎每个月我都有几天不用出工上地,而是衣冠楚楚地入住县城招待所,每天得伙食补贴五毛,食有荤腥,夜有电灯,还有服务员来扫地送开水。什么是幸福?这就是幸福吧。什么是上层建筑?这就是上层建筑吧。不过县级官员比杨胖子难侍候,每次审稿都会有意见,每个参审人都水平高,哪怕以高克高互相消耗,甚至把自己绕晕,最后又回到第一审时的意见。自发现这种否定之否定规律,我便避繁就简,近道超车,每次完稿后决不再急于送审,而是拖到最后时刻,几乎是逼着领导把初审当作终审,只可能务实地说说人话——这就是说,不给他们高来高去的闲工夫,不给他们折腾下属和绕晕自己的机会。

这样,我就有了许多送审前的多余时光,忙一闲三,经常无所事事。恰逢七十年代初全国文化形势回暖,很多文艺院团恢复了自创节目的演出,省、地、县各级文艺刊物也都重新出版。在一个知青朋友的鼓动之下,我在招待所里闲着也是闲着,吃了五毛补贴后也得消遣,便胡乱凑些四言八句,关于诱蛾灯的(星火万千,美好诗情呵),关于水库大坝的(锁住龙王,气势非凡也),好像是诗,就算是诗吧,后来居然也印成了县刊上的铅字——眼看着一颗文艺小新星就这样意外地冉冉升起。

杨秘书特兴奋,因为文艺作品也在上稿率统计范围之内,任何铅字都算是全公社的文宣成绩。他觉得脸上有光,立刻赏我一盏煤油灯,带玻璃罩的,有鱼型灯嘴助燃增亮的,简直是高科技产品,比黑烟滚滚的棉油灯盏强多了。为了让我抓紧时间创作一台文艺宣传队的节目,一位姓刘的公社宣传委员也投入到对我的关爱中,听说我没桌子,便带我去了学校,逼着校长给了我一张学生用的双人课桌。

这是我走入社会后第一张书桌,一米来长,一尺多宽,有一个双层夹板和娃娃们留下的一些刻痕。工区里的员工们以前只配有床和木凳,人们平时写信也只能就着箱子或床沿,因此我的这张桌子堪称奢侈,很让伙伴们震惊。想想看,在桌上摆一个笔筒,立一排书(最好是精装的),插几支花(油菜花或南瓜花都行),不就有知识分子的风雅兮兮和气势非凡了?房间主人若不文思如涌壮怀天下哪还说得过去?

这张小桌伴我三年多,助我写出过三句半、对口词、表演唱、花鼓戏一类,当然还有杂乱的感想和素材,后来进入了小说或散文,包括早期的《月兰》和《西望茅草地》。杨秘书当然也在这张小桌上进入了我的日记。比方说,他一上路便不时高唱进行曲,用时下的语言说,活成了一个快乐的表情包。又比方说,他有一条又脆又脆又尖的娘娘嗓子,总是担当领呼口号的重任。他怕农民们听不清、喊不齐,常常把一句长口号截分成几个短句,于是一句“打击贫农…‘就是…’打击革命”,经他逐一分别领喊,大家喊是喊齐了,但前后两句分明成了惊心动魄的反动口号,竞被喊得地动山摇。这一事已被我写入了后来的《马桥词典》。他的金嗓子还多次用于民兵队列操练。大概是恼火一些人分不清左右,甚至听不懂“左”和“右”,他灵机一动,找来一些草绳,给每人的左脚缠上一根,于是口令便成了“草脚——肉脚——草脚”,或者“(向)草脚——转……(向)肉脚——转”……还别说,这一招管用。形象的“草”和“肉”就是比抽象的“左”和“右”好记,如同电视剧比理论书要好懂,你不服还不行。大家的智商立即提升,队列动作马上整齐许多,据说后来还在什么竞赛中一举夺奖——这一事有几分神奇,将来说不定会被我写入哪篇小说的。

多年后,我重返这里的时候,在房前屋后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往日陈迹,除了半块语录墙,两台锈成了废铁的揉荼机,一个隐没在丛生蒿草中的废弃猪场。出乎意料,我吃饭时还看见了厨房墙角里一张课桌,其木纹、刻痕、样式都十分眼熟,不过它眼下已蒙上了枯黑烟垢,还有不少水泥凝结成的斑块,桌子有几个腌坛,桌上则胡乱堆放了一些杂物。

我默默看了它一眼,然后告别主人走了,上了汽车,上了火车,上了飞机,直至海角天涯。我很奇怪临别前自己为什么没去把那个桌面摸一下。其实我常常想起它。

7.下列对小说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恰当的两项是(4分) BD

A.小说以知青时代为背景,开头部分又特别写到知青生活的劳累与疲惫,暗示了拥有“第一张书桌”的特殊社会背景。

B.“我”被抽调到县里写材料时,每次完稿后,决不急于送审,只是为了腾出许多送审前的多余时光来“乱凑些四言八句”。

C.小说善用俗语,语言幽默,轻松诙谐,如“吃楼火”等方言,对杨秘书领呼口号、操练民兵队列的描写,增强了生活色彩和文学趣味。

D.我在招待所里“消遣”时写出的文字也能“印成了县刊上的铅字”,我也成为了“一颗文艺小新星”,表明我对自己文艺才华的自信。

E.小说结尾处写到“其实我常常想起它”,其实表达的是作者一直难以忘记那个知青年代的青春岁月以及自己的文学成长历程。

8.小说中的“杨秘书”这个人物形象有哪些特点?请作简要分析。(4分)

答案要点:工作认真,积极投入;乐观开朗,待人热情;才学不足,文笔迟钝。

9.小说题目是“第一张书桌”,可文本直到第8段才写到这张书桌,大量篇幅似与“第一张书桌”无关,其用意何在?请结合全文进行分析。(6分)

(1)前文大量篇幅似与“第一张书桌”无关,实则是围绕书桌展开。因为“我”黑板报上的粉笔字不错,才被杨秘书抽调去公社抄材料;因为要为公社创作一台文艺宣传队的节目,才被公社宣传委员带着,领了一张学生用的双人课桌。

(2)前文大量篇幅似与“第一张书桌”无关,实则交代了作者生活的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提供情节发展的可能。

(3)前文大量篇幅似与“第一张书桌”无关,实则借发生在公社的事件,凸显“我”和杨秘书的人物形象特征,蕴涵对那个时代的温暖回忆。

相关答案

  • 白磷在空气中自燃,下列说法中正确的是A.磷原子变成了其他原子
    2018年05月04日 - 白磷在空气中自燃,下列说法中正确的是A.磷原子变成了其他原子B.氧气分子反应前后没有发生变化C.磷和氧气结合生成新物质D.磷原子和氧原子结合成新原子C
  • 由于森林的过量砍伐,草场大面积开垦,土地出现沙漠化,导致我国
    2018年12月31日 - 由于森林的过量砍伐,草场大面积开垦,土地出现沙漠化,导致我国北方地区出现沙尘暴天气,使空气中增加了大量的A.二氧化硫B.二氧化碳C.二氧化氮D.可吸入颗粒物D解析:分析:空气污染的途径主要有两个:有害气体和粉尘.有害气体主要有一氧化碳、二氧化硫、二氧化氮等气体;粉尘主要是地面粉尘、燃煤排放的粉尘、沙尘暴等.解答:A、二氧化硫属于有害气体污染,故选项错误;B、二氧化碳不属于空气污染物,故选项错误;C
  • 镁带在空气中完全燃烧后生成物的质量A.等于镁带的质量加上参加
    2019年10月20日 - 镁带在空气中完全燃烧后生成物的质量A.等于镁带的质量加上参加反应的空气的质量B.比镁带的质量大C.等于参加反应的镁带质量加上参加反应的氧气质量D.比镁带的质量小B
  • 因地震引发的日本福岛核电站爆炸让部分中国人惊恐万分,纷纷抢购
    2018年01月28日 - 因地震引发的日本福岛核电站爆炸让部分中国人惊恐万分,纷纷抢购加碘盐,认为可防辐射。事实上,能让甲状腺直接吸收并防辐射的是欧美等国家在食盐中添加的碘化钾(KI),而不是我国在食盐中添加的碘酸钾(KIO3)。下列说法中不正确的是A.碘酸钾和碘化钾中碘元素的化合价不同B.普及化学知识可以提高生活质量C.核电站的爆炸等完全是天灾,人类可以征服自然,任意改造自然D.碘酸钾和碘化钾是性质不同的两种物质C解析:
  • 中国营养学家对我国儿童和青少年营养情况进行调查,发现我国儿童
    2020年01月25日 - 中国营养学家对我国儿童和青少年营养情况进行调查,发现我国儿童和青少年不缺的维生素是A.维AB.维CC.维BD.维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