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喊

2021-01-13

田鑫

我见过一万棵向日葵呼喊的样子。它们站在秋天的田野里,四周是赶着去枯萎的草木,作物已颗粒归仓,就剩下向日葵,神情木讷,不知所措。太阳的吸星大法,正在将它们最后的水分和能量吸走。向日葵着急地呼喊,黑黢黢的冠,像高手准备好的暗器,随时都会发射,朝太阳的中心奔去。

这是九月,田里只有向日葵站立,孤独而又桀骜不驯的样子,像极了村里叛逆的少年。无聊的时候,就想着有风吹来,风果然就来了。向日葵看见风从远处赶来,就集体呼喊,它们喊:风来了,风来了。风就吹过来了,向日葵们却集体噤声,被风抚摸之后,顺着风的方向目送它离去。

风能感知到向日葵的呼喊,憋着一口气的向日葵,内心复杂,欣喜、欢乐、焦虑,杂糅在一起。可以肯定的是,风所听到的,季节却听不到,要不它们怎么能遗忘了向日葵?这乖张的叛逆少年,跟着太阳跑了一天又一天,眼看着田野渐次凋敝,向日葵却撑着头颅,渴望颗粒归仓,可季节忘了它们。向日葵整天呼喊,可是它们喊哑了嗓子,喊瘦了自己,还是没有呼喊来种植它们的人。

有一天,懒散的种植者终于想起了它们,就磨了镰刀上山了。向日葵看着有人提着镰刀来了,又开始呼喊,终于有人想起我们了,终于有人想起我们了。面对死亡,它们竟然如此欢悦。很快,呼喊就变成惶恐,镰刀飞快,一棵向日葵来不及向另一棵向日葵告别,就剩下光秃秃的半截,镰刀切过的断面,像另一把刀,立在大地上。一地的向日葵,身首异处。它们齐刷刷地站立着,枯槁的秆似乎在朝天空呼喊:还我头来。

喊声很快被风吹走,在秋天的乡下,一棵向日葵能证明万物尚有气息,一旦被砍头,大地便一片死寂。霜在路上,更多的呼喊将被隐没。

我还见过整个村庄的男人呼喊的场景。那一年太阳暴晒,大地干涸,地皮出现皴裂,一夜之间几万张嘴同时裂开,好像冲着上天呼喊。村里能找到的水,都被抢进了水桶,村里的几眼井,都盖上了盖子或者加上了锁。要出嫁的女孩临出门,娘亲喊住她,噙一口水,喷到她脸上,说一句:把脸擦干,去过有水的好日子吧。那些年,乡下的好日子都很简单,能吃饱,有水喝,就已经很让人羡慕了。

我一直纳闷,当年流落到此的先民,为何会选这么一块地方,半山腰住人,水在沟底,井打到很深才有硬得结垢的水。除了我,没有人关心这个问题,他们既来之则安之,没水喝就想办法,没有人因为缺水搬到河边或者沟底去住。

想得到水,最原始的办法是求雨。一片焦黄山壑沟谷里,一群人出现在半山腰,为首的阴阳先生端着罗盘,跟在身后的人面带土色,表情凝重,他们的眼睛像干涸的泉。我跟在人群里,被队伍过后的尘土包围,空气干燥,夹杂着土味。阴阳先生停在路边,罗盘摆正,开始念咒语:收日降雨顷刻生,驱龙掣电出方泓……我今奉咒急急行,此乃玉帝命君名,敢有拒者罪不轻。急急如律令。咒语念完,锣声起,把咒语送到天上去。随即,人群中发出一声呐喊:龙王救万民哟……呼喊声尘土一样扑面而来,这声音刚开始还是干燥的,后来就带上了土味,再后来就嘶哑、混沌,带着血的味道。这排山倒海般的呼喊,没有喊来雨。人们面带土色,回到村庄。

求雨半个月以后,终于等到了雨,这雨还没落下来,空气中弥漫潮湿的气味时,所有人就赶回家,拿出桶、盆、罐、碗,接在屋檐下。这雨没有让人失望,美美地下了一夜。此前,为了留住这比油都金贵的水,人们向井学习,在院子外挖一口水窖,四壁和底部抹上水泥,这大缸一样的水窖,装着一家子所有屋檐接住的雨水。一年里冬接霜雪夏承雨水,再拽上牛驴,背上背斗,满山坳寻来残冰块雪倒进去,等春天融了。整整一年,人们用那黑污黏腻的窖水砌墙、饮牛、洗衣服,有时候,遇到干旱,也吃这水,时间长了,乡下的人带上了水的性格和模样:硬、黑。

这么多年了,再没见过秋天的向日葵,也没有跟在人群后面求雨,但是内心的呼喊却一直没停。如果问我,最想听到的呼喊是什么?我会不假思索地回答,是母亲在傍晚里的那一声:我儿,回来吃饭了……

那时候,我们一遍一遍玩着捉迷藏的游戏,生怕别人找到自己,就使劲往玉米地里钻,往麦草垛里躲,往树上爬,甚至恨不得藏到母亲身体里去。可不管我们藏在哪里,游戏结没结束,天一擦黑,烟囱里冒出烟来,我们就得从玉米地里出来,从麦草垛里出来,从树上爬下来,此刻一声“回家吃饭了”的呼喊,是游戏的终止符,只要从不同的母亲嘴里喊出来,所有的孩子都会顺着呼喊一一回到母亲身边。藏到十岁的时候,我的母亲去世,我也就不怎么参与这个游戏了,因为天一黑,所有人的母亲站在门口,朝着村庄喊一声,别的孩子就潮水一般退去,而我却像留在浅滩的水,寻不到回去的路。

现在更多的人回不去了,这么多年,从玉米地里出来从麦草垛里出来从树上爬下来的少年,一个个地溜出了村庄,藏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留守在乡下的母亲,集体失语,她们站在门口,朝村庄里呼喊,偌大的村庄里,只有回音,没有回应。我也一直藏在离村庄很远的地方,我想着这样就不怕在听到别的母亲的呼喊时觉得自己可怜了,可是我错了,走得越远那句在十岁就戛然而止的呼喊声却越来越清晰。每当天一黑下来的时候,我老觉得有人在喊我回家吃饭,环顾四周,却看不见任何熟悉的面孔。

(选自《散文》2020 年 06 期,有删改)

10.分析文中划波浪线部分句子语言上的特色。(4 分)

①多用修辞,语言生动。反复,“终于有人想起我们了”写出被遗忘的向日葵因为终于被人想起而兴奋、喜悦的心情。拟人,向日葵的“呼喊”、“惶恐”、“告别”赋予向日葵丰富的情感,生动而有表现力。比喻,把切割过的秆比作一把刀,形象生动。

②多运用短句,语言利落而有节奏感,使行文显得灵动而活泼。

③语言生动形象而有趣味性。枯槁的秆“还我头来”的呼喊充满幽默风趣的意味,增强文章的可读性。

④运用一系列的动词,“呼喊、告别、站立”,表现向日葵在田野里的气息。

11.结合文章内容分析概括“村民”这个群体的形象特点。(4 分)

①流落的先民在此落脚,常年过着缺水的艰难日子,却没人想过搬家,寄希望于求雨来改变现状,可见村民安土重迁、愚昧保守、既来之则安之。

②求雨不得,村民“面带土色”回村,但并没有因此而丧失对生活的希望,他们以自己的方式挖窖、藏水,在与严酷的自然斗争中度过一年又一年,他们有像水一样又硬又黑的秉性,可见村民顽强、坚硬、执着、忍耐。

③娘亲给出嫁的女孩“去过有水的好日子吧”的祝福,可见住在大山里的村民,渴望幸福的生活。

12.试从行文构思的角度分析文章是如何使三部分有机结合,浑然一体的。(6 分)

①文章三部分叙述主体分别是向日葵、村民和母亲,内容各自独立,但作者巧妙地用“呼喊”串联了全文,使行文融合为一个整体。

②过渡巧妙。第一部分结尾冬日来临,大地陷入死寂,第二部分的呼喊起于大地的皴裂,引出村民求雨的呼喊声,最后由外界的呼喊过渡到作者内心深处母亲的呼喊。

③层层深入,由面到点。一万棵向日葵是大自然的呼喊,一村男人求雨是人与自然相处的呼喊,母亲是家的象征,是亲情、爱的呼喊,由群像到个体,感受逐渐鲜明深入,情感渐次真切动人。

13.本文以“呼喊”为标题有何深层意蕴?请结合全文简要分析。(6 分)

①生命的象征(向日葵角度):在深秋,孕育无数生命的土地正走向枯萎,向阳而生的向日葵的呼喊体现了土地的生机与气息。最后呼喊的隐没,又预示着新一轮生命的孕育。

②不屈精神的象征(村民角度):村民为求雨发出的呼喊,昭示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在恶劣的自然条件下顽强、坚韧、不屈服的性格。

③爱的象征(母亲角度):作者内心深处的呼喊声里饱含着对母亲的爱与思念。

④故土之思的象征(综合角度):“呼喊”是作者的乡土情结。一物、一事、一人都是作者对童年的回忆,含蓄地表达对故乡的怀念,以及对落后的故乡,年轻人纷纷离去后留下落寞与伤感的无奈。

相关答案

  •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狂风呼喊着,咆哮着,狞笑着奔袭
    2019年07月21日 -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狂风呼喊着,咆哮着,狞笑着奔袭过来,企图把大地上的一切都席卷而去。一棵大树挺起胸膛,顽强地与狂风搏斗着。狂风暴虐地纠缠着它,想按下它高贵的头,压弯它不屈的腰。但是, 它奋力抗争,不屈不挠。大树下面有一片小草。狂风根本不把它们放在眼里,像擀面条一样把它们揉来揉去。几乎要把它们撕成碎片,辗成粉末。小草在狂风中抖动颤栗,屈腰伏身,把脸紧紧地贴在大地上。狂风终于累了,走了。人
  • 人在峡谷中呼喊之后,会听到回声,如果从呼喊到听到回声用了5s
    2018年02月21日 - 人在峡谷中呼喊之后,会听到回声,如果从呼喊到听到回声用了5s,则反射声音的峭壁距呼喊者________m远.回声到达人耳的时间比原声晚0.1s,人才能听到自己的回声,则人若要听到自己的回声,人距障碍物至少要________m远.(声音在空气中的传播速度是340m/s).运用声纳系统可以探测海洋深度,在与海平面垂直的方向上,声纳向海底发射超声波,如果经4S接受到来自大海底的回波信号,则该处的海深为_
  • 阅读下面这首诗歌,完成(1)~(3)小题。山高路远汪国真呼喊
    2019年07月13日 - 阅读下面这首诗歌,完成(1)~(3)小题。山高路远汪国真呼喊是爆发的沉默如果大山召唤我沉默是无声的召唤我就走向大山不论激越双脚磨破还是宁静干脆再让夕阳涂抹小路我祈求双手划烂只要不是平淡索性就让荆棘变成杜鹃如果远方呼喊我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我就走向远方没有比人更高的山(1)写出这首诗的诗眼。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写近义词称赞呼唤答案:解析:详解: 赞扬;呼喊
    2018年10月02日 - 写近义词称赞呼唤答案:解析:详解: 赞扬;呼喊
  • 呼喊
    2021年01月13日 - 田鑫一我见过一万棵向日葵呼喊的样子。它们站在秋天的田野里,四周是赶着去枯萎的草木,作物已颗粒归仓,就剩下向日葵,神情木讷,不知所措。太阳的吸星大法,正在将它们最后的水分和能量吸走。向日葵着急地呼喊,黑黢黢的冠,像高手准备好的暗器,随时都会发射,朝太阳的中心奔去。这是九月,田里只有向日葵站立,孤独而又桀骜不驯的样子,像极了村里叛逆的少年。无聊的时候,就想着有风吹来,风果然就来了。向日葵看见风从远处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