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一打

时间:2021-10-14 来源:网友投稿

[英]毛姆

没什么事可做,我就眺望一个从远处朝我走来的人。等他走近,我才看出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个子。他走过几步,犹豫一下,转过身来,走近我坐的那条长凳,伸出一只手轻触帽檐向我致意。我注意到他戴着两只破旧的黑手套,猜想他大概是个困窘的鳏夫。

“对不起,先生。”他说,“能给我根火柴吗?”

“当然可以。”

他便在我身旁坐下来。我在摸寻兜里的火柴,他从口袋里掏摸出一包金光牌香烟,可是面色沉了下来。

“糟糕透啦!连一根烟卷也没剩下。”

“我敬你一支吧。”我微笑地答道。我取出自己的烟盒,他拿了一支。

“纯金的吗?”他问道。我把烟盒关上,他顺手在上面嗒地轻弹一下:“这种玩艺儿我从来也留不住。过去我有三个,全给人偷啦。”

他是个干瘪的小老头,两只暗淡的蓝眼珠,满脸皱纹。我说不上他多大岁数;可能三十五,也可能六十。

“您这是头一次来爱尔松吗,先生?”他问我。

“过去也来过。”

“我敢斗胆说一句,我还从来没到过的海滨休养地不多哩,爱尔松数第一。爱尔松给我留下非常美好的回忆,先生。我曾在圣马丁教堂举行过婚礼哪。”

“真的吗?”我轻声说。

“一场十分幸福的婚姻,先生。”

“很高兴听到这件事。”

“那次婚姻维持了九个月。”他若有所思地说。

这句话倒还新鲜,很显然,他要大谈其婚姻史了。谁知他什么也没说,微微叹口气。最后还是我打破这阵沉默。

“看来这儿没有多少游客。你不觉得这有点凄凉吗?”我说。

他转身冲着我,把一只戴黑手套的手往我的胳臂上一搭。

“是凄凉。可就因为凄凉,一线阳光才特别受欢迎。”他把手放回去,站起身来,说:“好了,我不再耽误您的时间,先生。很高兴跟您相识。”

他很有礼貌地摘下那顶脏帽子行个礼,就信步走去。

次日下午,我正坐在海边,他迈着蹒跚的小步子朝我走来。这次,他没有犹豫就直截了当坐在我旁边了。

“咱们又见面啦,先生,世界可真小。如果不打扰您,请允许我在这儿歇个腿儿。”

我没等他要火柴,立刻敬了他一支烟。

“我想您大概没认出我来吧。”

“我好像没见过你。”

“我敢说我变样儿了。”他感叹道,“有一个时期,联合王国所有的报纸上都刊登我的照片。”

“说老实话,真不知尊姓大名。”

他好像斟酌了一下,把手指上的黑手套捋捋平整,瞧瞧其中一个窟窿,然后并非很坦然地转向我。

“我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莫蒂麦·埃利斯。”他说。

“哦?”

他停顿一下,卖个关子,好让自己的身份一经披露更见效果。

“我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重婚犯。”

老实说我自认为自己在跟人顶嘴时,嘴挺伶俐,可现在我却无言答对了。

“我娶过十一个老婆,先生。”他接着说,“大多数人认为,娶一个就够对付的了。”

“那你为什么只到十一个就为止了呢?”

‘您知道,先生,就是这事整天搅得我心烦意乱。‘十一’确实像个可笑的数字,对不?三个嘛,谁都可能碰上,七个也还可以,九是个吉祥数,十个也没什么不好,可是十一个!这是我深以为憾的一件事。如果能把这个数凑满一打,我倒也无所谓。’

他解开大衣钮扣,从里兜掏出一个油渍渍的皮夹子,从中取出一大卷剪报。那些纸片又皱又脏。他铺开两三张。

我朝手中那篇报道扫了一眼。

“判了你五年徒刑。”

“我认为这太卑鄙了。”这位重婚犯气得满面通红。

“我能看看这些剪报吗?”我问他。

“我给您就是让您看的。您要是看完之后,不认为我遭人诬陷,那就算我把您看走了眼。”我把那些剪报粗粗看了一遍,明白了莫蒂麦·埃利斯为什么那么熟悉英国各个海滨休养地。那些地方都是他的猎获场所。他的办法是,等旺季过后才到那里去,租一套空房。显然,他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结识一个单身女人。她们在证人席上都声明是在海边跟他头一次见面的。一般是在半个月之内向她们浪漫求婚,随后不久就结婚。他耍弄花招劝诱她们把自己的积蓄交给他来保管;几个月后,他借口得去伦敦办点公事,就这样一去不复返。

她们都是一些体面的寂寞女人,资产总数为五百到一千镑不等。反正,不管数量多寡,受骗的妇女个个都给剥得一个子儿也不剩。

我还回他的剪报。他把它们整整齐齐地折好,又放进他那个油渍渍的皮夹子。

“您知道,先生,我一直认为我被人误判了。瞧瞧他们都说了我什么?‘社会上的害人虫’‘不讲道德的坏蛋’。现在,您瞧瞧我。我倒要问问您,我像他们所说的那种人吗?'

“我跟你相识尚浅。”我用自认为相当圆滑的口气答道。

“我怀疑那位法官,怀疑那个陪审团,怀疑社会公众有没有从我的角度考虑过问题。他们这些人有谁想到过我待这些女人的好处?”

“你拿走了她们的钱。”

“我当然得拿走她们的钱。可您知道我为了换取她们的钱,付出什么代价吗?”

尽管他瞧着我,好像期待我答复,可我一声没吭。我确实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他提高嗓门,加重语气地说下去。

“您错了,我是一位慈善家。五年徒刑,他们判了我。他们应该给我颁发皇家慈善协会奖章才对。”

他拿出他那包空了的金光牌纸烟盒,瞧着它,沉郁地摇摇头。我递给他我的烟盒,他谢都没谢一声就取了一支。我观望着一个“好人”同自己的情感在作搏斗的景象。

(屠珍译,有删改)

7.下列对小说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  B )

A.面对复杂的人性,作家毛姆说他更愿意做一个“无所偏袒的观察者”。小说以“眺望”“看出”“注意到”“猜想”等词语开头,确定了全文描写角度,即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来叙事写人,这也是毛姆这一说法的印证。

B.小说描写主人公与“我”见面之初轻触帽檐致意,分别之时又摘下脏帽子行礼。由此可见主人公很有教养,随着情节的发展,对“我”的敬意逐渐增强。

C.和莫蒂麦·埃利斯的经历相比,更让人吃惊的是他的想法,如娶老婆要“凑满一打”,认为自己是一位“慈善家”等等,让人啼笑皆非的同时不禁思考这些想法产生的根源。

D.小说叙写人物间的对话简洁真实,笔触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深刻冷峻暗藏锋芒。故事终了,人性的丑恶坦露无遗,意蕴深刻,令人回味深思。

本题考查学生综合赏析文学作品思想内容和艺术手法的能力。

B.“主人公很有教养,随着情节的发展,对‘我’的敬意逐渐增强”错,“摘下脏帽子行礼”是骗子把自己伪装成绅士形象,想进一步接近“我”,体现骗子的虚伪狡诈的一面。

8.重婚犯莫蒂麦·埃利斯的丑恶人性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请结合文本简要分析。

(1)虚伪阴险。靠行骗抽烟,还谎称拥有过三个纯金烟盒,以显示曾经富有,并借此进一步接近“我”。

(2)狡诈贪婪。屡屡诱骗猎获单身女人,耍弄花招侵吞她们所有的积蓄。

(3)内心扭曲。靠重婚扬名,并深感自豪;为没娶上十二位老婆凑够一打,而深感遗憾;重婚多次,被判五年,却认为是遭人诬陷。

9.“故事性强,结构紧凑”是毛姆短篇小说的显著特点,作者运用了哪些手法使小说结构紧凑?

(1)利用剪报加快小说的叙述节奏。通过剪报,将重婚犯的罪行迅速披露。

(2)利用细节进行前后勾连。破旧的黑手套、空了的纸烟盒等细节反复出现,并前后勾连照应。

(3)场景相对集中。通过压缩空间的方式,将场景集中到爱尔松海滨修养地。

相关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