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李璧传

2021-01-12

李璧字季章,眉之丹稜人。父焘,典国史。璧少英悟,日诵万余言,属辞精博,周必大见其文,异之曰:“此谪仙才也。”孝宗尝问焘:“卿诸子孰可用?”焘以璧对。以父任入官,后登进士第。召试,为正字。时韩侂胄专国,建议恢复,宰相陈自强请以侂胄平章国事,遂召璧草制,同礼部尚书萧达讨论典礼,命侂胄三日一朝,序班丞相上。

璧受命使金,行次扬州,忠义人朱裕挟宋师袭涟水,金人愤甚,璧乞枭裕首境上,诏从其请。璧至燕,与金人言,披露肝胆,金人之疑顿释。璧归,侂胄用师意方锐,璧言:“进取之机,当重发而必至,毋轻出而苟沮。”既而陈景俊使北还,赞举兵甚力,钱象祖以沮兵议忤侂胄得罪贬,璧论襄阳形势深以腹心为忧欲待敌先发然后应之侂胄意不怿于是四川各建宣抚而师出矣。

初,侂胄召叶适直学士院,草出师诏,适不从,乃以属璧,由是进权礼部尚书。侂胄既丧师,始觉为苏师旦所误,一夕招璧饮,酒酣,及师旦事,璧微擿其过,觇侂胄意向,乃极言:“师旦怙势招权,使明公负谤,非窜谪此人,不足以谢天下。”师旦坐贬官。金遣使来,微示欲和意,以用兵首谋指侂胄,侂胄大恚,不复以和为意。方信孺使北归,言金人欲缚送侂胄,故侂胄忿甚,用兵之意益急。璧方与共政,或劝其速去,毋与侂胄分祸,璧曰:“嘻,国病矣,我去谁适谋此?”会礼部侍郎史弥远谋诛侂胄,以密旨告璧及钱象祖,象祖欲奏审,璧言事留恐泄,侂胄迄诛,璧兼同知枢密院事。御史叶时论璧反复诡谲,削三秩,谪居抚州。后辅臣言诛侂胄事,璧实预闻,乃令自便。复官提举洞霄宫,久之,复以御史奏削三秩,罢祠。璧寻引疾奉祠。嘉定十五年六月卒,进资政殿学士致仕,谥文懿。

(选自《宋史∙李璧传》)

10.下列对文中画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3分)(A )

A.璧论襄阳形势/深以腹心为忧/欲待敌先发/然后应之/侂胄意不怿/于是四川各建宣抚而师出矣/

B.璧论襄阳形势深/以腹心为忧/欲待敌先发/然后应之/侂胄意不怿/于是四川各建宣抚而师出矣/

C.璧论襄阳形势/深以腹心为忧/欲待敌先/发然后应之/侂胄意不怿/于是四川各建宣抚而师出矣/

D.璧论襄阳形势深/以腹心为忧/欲待敌先发/然后应之侂胄/意不怿/于是四川各建宣抚而师出矣/

11.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C )

A.“登进士第”指在科举考试中,中选了进士。进士是中国古代科举制度的高层次功名。

B.“学士院”即翰林院,朝廷中专门负责起草机密诏书的重要机构,其成员为翰林学士。

C.“削三秩”指罚三次俸禄,“秩”指古代官吏的俸禄,“削秩”是一种经济上的处罚。

D.奉祠,宋代设宫观使、提举等职,安置五品以上不能任事或年老退休的官员,称奉祠。

12.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D )

A.李璧颖悟杰出,文辞精博。他少年时每天能背诵一万多字,文采出众;周必大看见他的文章,惊奇地认为他是被贬下的仙人。

B.李璧奉命出使,竭尽忠诚。朱裕借助宋军袭击涟水,触怒金人,李璧请求杀死朱裕,对金人讲明情况,消除了金人对宋的疑虑。

C.李璧善于逢迎,阿附权势。韩侂胄兵败后发现自己被苏师旦所害,李璧察言观色,趁机指出苏师旦的过错,后苏师旦被贬官。

D.李璧为人圆滑,反复无常。在杀韩侂胄一事上,他先是辞官,不与同僚分担祸患;后在钱象祖上奏时装聋作哑,担心事情泄露。

13.把文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8分)

⑴师旦怙势招权,使明公负谤,非窜谪此人,不足以谢天下。(4分)

苏师旦仗势揽权,使您受到毁谤,不贬逐他,不足以向天下的人来谢罪。

⑵金遣使来,微示欲和意,以用兵首谋指侂胄,侂胄大恚。(4分)

金国派使臣来,暗中表示想议和,指出用兵的首谋是韩侂胄,韩侂胄大怒。

14.在对待金国方面,李璧持怎样的态度?为什么?请简要说明。(3分)

①李璧主张和谈,反对用兵。(1分)

②他认为进兵攻取的关键,是慎重发兵并一定要达到目的,不要轻率出兵以至随便停止。(2分)

相关答案

  • 《宋史·李迪传》阅读答案
    2019年09月13日 - 《宋史·李迪传》阅读答案(09年广东卷)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5~9小题。李迪字复古,其先赵郡人。曾祖避五代乱,徙家濮。迪深厚有器局,尝携其所为文见柳开,开奇之,曰:公辅才也。举进士第一,擢知制诰。真宗幸毫,为留守判官,遂知毫州。亡卒群剽城邑,发兵捕之,久不得。迪至,悉罢所发兵,阴听察知贼区处,部勒晓锐士,擒贼,斩以徇。尝归沐,忽传诏对内东门,出三司使马元方所上岁出入材用数以示迪。时频岁蝗旱,问何
  • 宋史·李朴传 阅读答案附翻译
    2019年12月05日 - 宋史·李朴传 阅读答案附翻译宋史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4~7题。 李朴,字先之,虔之兴国人。登绍圣元年进士第,移西京国子监教授,程颐独器许之。移虔州教授。以尝言隆祜太后不当废处瑶华宫事,有诏推鞫[注】。忌者欲挤之死,使人危言动之,朴泰然无惧色。旋追官勒停,会赦,注汀州司户。徽宗即位,翰林承旨范纯礼自言待罪四十六日,不闻玉音,谓朴日:某事岂便于国乎?某事岂便于民乎?朴日:承旨知而不言,无父风也。右司
  • 《宋史•李万超传》阅读附答案
    2020年02月23日 - 《宋史•李万超传》阅读附答案文言文阅读(19分)契丹入中原,时万超以本部屯潞州,主帅张从恩将弃城归契丹,会前骁卫将军王守恩服丧私第,从恩即委以后事,遁去。及契丹使至,专领郡务,守恩遂无所预。万超奋然谓其部下曰:“我辈垂饵虎口,苟延旦夕之命,今欲杀使,保其城。非止逃生,亦足建勋业,汝曹能乎?”众皆跃然喜曰:“敢不唯命。”遂率所部大噪入府署,杀其使,推守恩为帅,列状以闻。汉祖从其请,仍命史弘肇统兵先渡
  • 宋史·李重贵传
    2020年12月03日 - 李重贵,孟州河阳人。姿状雄伟,善骑射。少事寿帅王审琦,颇见亲信,以甥妻之,补合流镇将。镇有群盗,以其尚少,谋夜入劫钞。重贵知之,即筑栅课民习射,盗闻之溃去。太宗在藩邸,知其勇干,召隶帐下。即位,迁至龙卫左第四军都指挥使、领河州刺史,改捧日右厢都指挥使、领蛮州团练使。至道二年,出为卫州团练使。未行,会命五路讨李继迁,以重贵为麟府州浊轮寨路都部署。得对便殿,因言:“贼居沙碛中,逐水草牧畜,无定居,便战
  • 宋史∙李璧传
    2021年01月12日 - 李璧字季章,眉之丹稜人。父焘,典国史。璧少英悟,日诵万余言,属辞精博,周必大见其文,异之曰:“此谪仙才也。”孝宗尝问焘:“卿诸子孰可用?”焘以璧对。以父任入官,后登进士第。召试,为正字。时韩侂胄专国,建议恢复,宰相陈自强请以侂胄平章国事,遂召璧草制,同礼部尚书萧达讨论典礼,命侂胄三日一朝,序班丞相上。璧受命使金,行次扬州,忠义人朱裕挟宋师袭涟水,金人愤甚,璧乞枭裕首境上,诏从其请。璧至燕,与金人言